波羅的海三小國:追著行程跑

去年(2017)十月,我在這三年的工作特休裡,三度造訪歐洲。從 2015 的西班牙、 2016 的荷蘭,到去年的波波四國(波羅的海三小國+波蘭);而這趟旅程也是拖最久才開始記錄的一趟旅程,只能說 2017 諸事不順,腦子裡的文字都被凍結禁錮,最近重新整頓,也趕緊把這趟旅程做些記錄,預計會分三篇分享:波羅的海三小國、波蘭克拉克夫,以及波蘭首都華沙。

東歐雖然與西歐同屬歐盟,但有著許多歷史包袱,更濃厚的獨裁歷史、希特勒陰影,相對於西班牙與歐洲,波波四國相對之下比較有種保守、舊舊的感覺。但可能因為如此,開銷上(尤其波蘭)也是這幾個國家當中最平價(最接近台北,甚至有些時候比台北更便宜)。

其實最初的旅程安排僅有波蘭而已,所以早就買妥了波蘭來回機票,不過開始擬行程計畫時,突然決定加碼波羅的海三小國,於是又多買了張廉航機票,在抵達波蘭後,再轉機到愛沙尼亞的塔林。然而排定行程細節時,才發現這樣的安排真是大錯特錯,不僅是趕趕趕,三小國必須要一天一國,波蘭也只剩短短一周。

從這張旅遊示意圖裡,看得出每天國與國之間的交通可是比起台北到高雄還來得更遠一些,雖然可以多看到三個國家,但只能蜻蜓點水,還得耗費很多時間在交通上,算是不太明智的旅程安排方式。不過既然機票已買,也只能繼續買妥三小國間與波蘭區間的巴士票,整趟旅程的前半就像是一部公路電影,場景不斷的切換穿梭著…。

塔林

三小國由北開始玩起,三個城市依序是:愛沙尼亞的塔林、拉脫維亞的里加,以及立陶宛的維爾努斯。而諸事不順的事實彷彿也反映在旅程上,我一到塔林相機就摔了一跤。

雖然我是立即轉念的安慰自己,不用拍照的旅程倒也更輕鬆,但晚上一到飯店就趕快確認相機鏡頭,所幸只有我裝的保護濾鏡碎裂而已,鏡頭平安無事。而塔林我印象最深的兩件事是:一則為交通票券,一則為餐廳。塔林的公車票除了大家熟知的悠遊卡類型的感應票卡外,如果旅客事先上網購票,票價也會略為便宜,在公車的最前頭驗票機上除了感應區之外,還有 QR Code 的讀取頭,這是看過比較少的做法,但對於遊客來說,不必買交通票卡或一日票也能享有一些乘車優惠,是挺不錯的做法。


而塔林的餐廳則是個意外發現,Google Map 上看到了這間 Rataskaevu 16 餐廳晚餐想吃卻需要候位一個小時,而 Google Map 上有很多評論評分還接近滿分的餐廳真的非常罕見,所以隔日中午還沒開店就來等候,竟然也已經有人在外頭排隊了,不過因為來的早,雖然被告知後頭有訂位因此用餐時限較短,但也幸運的入座用餐。餐點好吃沒話說,服務人員也很貼心,除了像是王品會在點餐時向你說明菜的特殊口感之外,在飲料墊板、結帳單上都留了些簡短的文字,讓用餐以外更有被關照的感覺。餐廳的廁所也很吸睛,簍空式的地板讓廁所彷彿也成了餐廳景點之一。如果有機會到塔林旅行,Rataskaevu 16 是推薦給大家必吃的一間!










而塔林的必逛的區域,莫過於其舊城區,這個區域被列為世界遺產,主要原因是這是 12-13 世紀中歐的商業與政治聯盟的漢薩同盟的成員之一,而該時期所留下的古城沒有因為現代化遭到破壞,保存相當完整。下面幾張照片分別是舊城通往塔林港的大海岸城門、昔日重要幹道皮克街(Pikk,愛沙尼亞文「長」的意思)、聖靈教堂、當年的商會黑人頭兄弟會、1422年開幕迄今仍在營運的市政廳藥局、市政廳。






而塔林除了有西方傳入的基督教教堂,也有東方傳入的俄羅斯東正教教堂,往教堂的方向走去也是塔林地勢較高的區域,可以鳥瞰塔林市區。下頭這幾張照片分別是亞歷山大涅夫斯基大教堂、聖母瑪利亞教堂,以及從觀景台鳥瞰的塔林市區。



里加

從塔林離開搭了一下午的巴士,晚上七點半才抵達里加,趕緊先吃晚餐。里加有一間有名的連鎖餐廳 Lido 應該是拜訪里家必去的,主要原因有三:可以體驗拉脫維亞的食物、自助式想吃啥就拿啥、高CP值,光這三點就很適合觀光客前往,當然 Lido 也很受在地人的喜歡。


翌日一早是這趟旅程難得的好天氣,沿著道家瓦河逛了一下後,再進里加市區。道家瓦河畔訪了一尊 Lielais Kristaps 雕像,傳說是因為他照顧的嬰兒變成金幣,而金幣正是建造里加的第一桶金;根據旅遊說的說明,里加的歷史發展更接近西歐,或許從德國布萊梅市送給里加的這個雕像--不來梅的城市樂手--也可以一窺有無。



而里加小小的市區里有幾座特殊的建築物,像是下頭第一張緊緊相連的三座建築是三兄弟,雖然他們並不是同一時間蓋完的,但都代表著中世紀的民宅。而再下一張則是瑞典門,是瑞典統治拉脫維亞時代的防禦城牆,目前留下的唯一一座。


里加最具有特色的建築,莫過於這棟貓之屋了,據說會在建築的塔頂放上貓咪,是因為當年一位貿易商被拒絕加入地位高的富商公會「大基爾特」,所以蓋了這東貓之屋,並在屋頂放了憤怒的貓咪望向「大基爾特之屋」,也因此引發了一些衝突,使得貓咪面對的方位因此改變。


下面這幾張是拉脫維亞自由廣場,也是里加的新舊城交會處,描繪 1930 年代拉脫維亞人渴求的國家主義。自由女身雕像手上捧著三顆星星,分別代表著拉脫維亞的三個歷史區域,而穿過這個廣場之後,有一個區塊的建築有著獨有的風貌,被稱為新藝術建築區,這一區的建築大多都是當地的著名建築師設計,幾乎外觀上都有著華麗的雕刻來裝飾建築。










維爾努斯

一樣是一個下午的車程才從里加來到維爾努斯,而一來到這,便覺得這裡好幽暗,原因是維爾努斯的老城區距離交通中樞的火車站或巴士站有著大約 15 分鐘步行的距離,車站到舊城之間有種偏僻地區路燈微弱無法提供走在路上的安全感。也因為如此,雖然晚上有到老城走走,但身上的貴重物品都放在旅館,連相機也沒帶。而老城就相對光明許多,城裡城外有很大的區隔。隔天一早城市恢復了生機,車站跟巴士站都甦醒了,不擁擠也不不忙碌,是目前看到三個城市當中最像鄉村的地方。




而一進到維爾努斯的老城區,生意盎然不少,所有的生意聚集在此,人氣也比起城外更旺盛許多。而老城們稱為「黎明之門」最著名的就是裡頭有一尊黑面聖母瑪利亞,剛好當天的窗子關著,多放一張晚上的照片比較看得出來。而進入黎民之門後,維爾努斯的生氣才將展現。





離城們不遠的老城內,有間有名的鬆餅店 Gusto blynine ,鬆餅有甜有鹹,想吃正餐或下午茶都很合適。店內的裝潢既童趣又鬆餅,我還蠻喜歡鬆餅做成的千層甜點!




沿著老城區的老街走往維爾努斯大學,古典的街道會開始穿插一些新穎的東西,像是人行道內有個多功能的維修站,提供wifi、臨時充電、打氣、腳踏車維修,還掛著太陽能板幫本體充電,而這個城市的租賃腳踏車也有著很 Ubike 的配色,讓我一度懷疑是台灣輸出的。老城裡的幾個大景點還包含是市政廳、文學街、教堂等等。










經過維爾紐斯主教座堂格迪米納斯塔,沿著聯繫著新舊城的蓋迪米諾大道前往政治中心,建築開始現代化,有現代的圖書館、歌劇院、購物中心,我也在這裡畫下波羅的海三小國的句點。接著是一整天的搭車,從立陶宛到波蘭,從維爾努斯搭乘夜車到華沙,再繼續從華沙前往克拉克夫。








to be continued… NEXT→

》》更多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