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科夫:勇敢的面對過去

離開波羅的海三小國,選擇搭乘了夜間巴士,從立陶宛的維爾努斯搭往波蘭華沙,晚間十點巴士啟航,經過了兩國邊境,睡夢中看著警察(或邊境檢查人員?)穿戴著槍械(還是我睡眼惺忪看錯?)上巴士一一查看每個旅人的身分證明文件,說是過海關但氣氛卻是十分緊張。巴士上睡眠很不舒適,但省了點時間省了點住宿費,早上還沒六點就抵達了波蘭的首都華沙。

抵達時城市仍是寂靜的狀態,在車站吃了早餐後人開始慢慢活絡,走進地下街把歐元換成波蘭幣(推薦華沙火車站往華沙中央捷運站間的地下街這間換匯所有不錯的匯率),在捷運站看一下正要上班的人潮,轉乘捷運抵達換搭國內巴士的地方,因為華沙是我計畫中最後一個點,一整個早上的時間還是繼續在巴士上往南,前往波蘭的前首都克拉科夫。

華沙到克拉科夫的距離大約與台北到高雄相近,而克拉科夫是波蘭公認最值得去旅行的地方,有人說你不逛華沙沒關係,但別少了克拉科夫,大概因為它是二戰期間保留最完整的波蘭城市,也是希特勒時期的軍事指揮中心。雖然提到希特勒大家都會想到德國,然而希特勒時期所建立的最大集中營,地點位在克拉科夫以西一個半小時車程的奧斯威辛(Auschwitz),而克拉科夫東南方距離不遠的維利奇卡(Wieliczka)有個十三世紀就開挖的鹽礦,大概有六十幾層的深度。這三個地方,每個都值得花上一天的時間去面對過去。





奧斯威辛

Those who do not remember the past are condemned to repeat it.
不吸取前車之鑑,必將重蹈覆轍。

--哲學家 George Santayana 喬治·桑塔亞那

要參觀奧斯威辛集中營必須要跟著導覽前進,畢竟它與博物館的性質不太一樣,整個園區都是過去希特勒獨裁體制下,用來壓榨猶太人、弱勢族群,迫害生命的地方,要勇敢的面對過去必須理解歷史。但我因為沒有事先預約導覽,想預約時已經額滿,所以抵達克拉科夫時就報名了當地的旅行團導覽。旅行團在克拉科夫的市中心集合載到奧斯威辛集中營,當天天氣還不錯,如果對歷史一無所知,大大的草皮與如同廠房般的一根根的煙囪,會以為來到某個工廠廠區。





而當導覽開始說著歷史、講著當年的希特勒與納粹黨,彷彿現場催狂魔環繞,希望、喜悅的任何正向情緒都被吸走,集中營入口的牌子秀著德語Arbeit macht frei(勞動帶來自由),但絕大多數的猶太人帶著希望而來,卻再也沒有離開過。展區內擺放著當年被送入集中營的人,他們的眼鏡、他們的水壺、他們的包包、他們的鞋子…畫面怵目驚心。(部分展區是禁止拍攝的,為了尊重與悼念受難者;下方照片皆在可拍攝區域拍攝的)





集中營裡住的猶太人,住宿空間無法想像,擁擠、狹小的囚房,衣櫃旁掛著藍白條紋的襯衫是囚服,我到現在在成衣店看到這種粗藍白條紋的襯衫都仍覺得恐怖。




兩層的鐵絲、嚴密的監控,就怕他們逃出集中營,而監控他們的管理者蓋世太保(Gestapo,祕密警察)抓到逃獄者,往往將他們打或虐待至死。而德國黨衛隊的 Rudolf Höss ,也是奧斯威辛集中營的第一屆指揮官,也是毒氣室的「發明者」,在二戰後被審判,於 1947 年於此絞刑。




而下面就是 Höss 當年使用了殺蟲劑 Zyklon B 殺人的毒氣室。毒氣室每小時可以殺死 2000 人。他創造了歷史上最大的殺人工具。




比克瑙(Birkenau)集中營是奧斯威辛的第二營區,幅員更加廣袤,又被稱為「死亡工廠」。列車把囚犯載入之後立即分類,可以工作的,或是直接送死。







營區的最後方有一塊紀念碑,用各種語言提醒著世人:讓這裡永遠成為絕望的吶喊與對人性的警惕。1940 – 1945年間,納粹在此殺害了主要是猶太人、來自歐洲各地、大約一百五十萬男人、女人與小孩。(For ever let this place be a cry of despair and a warning to humanity, where the Nazis murdered about one and a half million men, women, and children, mainly Jews from various countries of Europe. Auschwitz-Birkenau 1940 – 1945)


文章到此,情緒要轉換可能有點困難。不過這些歷史、恐怖的建築仍然被留存,便是讓世人面對過去。歐洲人面對歷史的方式,似乎比起我們更加勇敢。思想教育有時候會根深蒂固的讓人不敢面對,也許正義的目的並不是要讓現在的人承擔過去的錯誤,而應該要正視歷史的存在,知道這些錯誤,才可以不要重蹈覆轍。

我們來看一些比較緩和的照片。

維利奇卡

維利奇卡的鹽礦也是世界文化遺產,地下世界超級完整,有教堂、有雕塑,地下三百公尺的深度,內部的步道、軌道…總里程超過三百公里,是到克拉科夫一定要來看的場景!





鹽礦現在已經沒再開採,但內部的鹽的結晶都像是藝術品般在牆面、在雕塑裡。我當時問導覽關於這些教堂、雕塑的問題,她說雕塑是採鹽礦工人們做的,而地下世界之大不代表工人們會住在地下;而這些教堂如今也是可以出租給人在地底辦婚禮,晶光閃閃,非常美的地下世界。而目前開放參觀的部分才只是一小部分而已,你想想三百公里已經差不多是台北到高雄了啊~~~












克拉科夫

因為時間有限,所以維利奇卡與克拉科夫舊城我是用一天的時間把幾個重點逛完。從維利奇卡搭公車回克拉科夫,便把目標放在猶太區(卡齊米日),從辛德勒工廠開始。下公車後前往工廠.巧遇了一個充滿塗鴉的廣場,很可愛。(順道一提,如果你有點入連結看 Google Map 就知道它們在波蘭並不太管用,同時交通資訊也很不足,更新也很緩慢;如果在波蘭旅行一定要下載Jakdojade來幫助自己安排交通與行程。)




而辛德勒其實也是納粹黨員,不過他也是位大亨,在二戰時期聘僱大量猶太人到他的工廠工作,讓它們避免於集中營的屠殺。辛德勒工廠也是當時的工廠之一,如今已為博物館。而克拉科夫當代美術館也在這旁邊。





繼續往卡齊米日前進,有一個 Ghetto Heroes Square ,廣場上一張張椅子都是緬懷當年被迫離開此被送往集中營的猶太人。廣場旁的藥局,也是一位當年幫助猶太人潘基維茲,當年納粹想買下他的藥局,而他卻拒絕,選擇留在猶太區域幫助猶太人。






現代的卡齊米日,相較於舊城的古典,這裡有新穎活潑的氣味,餐廳的塗鴉個個吸睛。




不過如果不想吃餐廳,這一區也有一個像是 food court 的地方,有這各種小店美食,也有餐車。





進入舊城區,可以從瓦維爾皇家城堡這開始。


從皇家城堡走往中央市集廣場,經過一間麥當勞讓我特別停下腳步。這幾年到歐洲,麥當勞一定設有自助點餐櫃檯,倒沒什麼大不了,不過我通常只會看到一兩台自助機,大部分人還是排隊在人工櫃台點餐;但這兒幾乎就是自助點餐為主。



來到中央市集廣場,最主要的建築物是紡織會堂,是文藝復興式的商場。商場兩側較高的建築分別是市政廳的鐘樓與聖瑪莉教堂。



紡織會堂內部真的很古典,



←PREVIOUS to be continued… NEXT→

》》更多照片《《